三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通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年前我借你一把伞三年后你还我两行泪[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42:14 阅读: 来源:三通厂家

不知不觉就来福州快4年了,福州冬无严寒,夏少酷暑,素有“有福之州”的美称。如有美中不足那便是这绵绵雨季了,福州原本就属于多雨地带,且地势低洼,负山面海,一下起雨来整个地面都会被淹没。所以有朋友在我面前一提起福州,我都会开玩笑的说句“不下雪的雨城。”

今年福州的降雨量特别多,站在熙熙攘攘的公司门口,细算一下,发觉这一个月基本都是阴雨天气,不由的轻叹一声,“福州的雨真多。”旁边的林东也附和着“是啊,我来福州3年了,每年的雨季都觉得头疼?”一听到3年,心中一怔,恍然之间似乎想起了什么,而后陷入深深的沉思。心中反复念叨着“3年了。。3年了。。是啊,仿佛那一年的雨下了整整3年了。。。

有些记忆,定格在生命的某一瞬间,不想去忘记也不愿再想起,最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产生一种淡忘的假象,最怕的是突然有一天,听到某些敏感话语,遇见某些熟悉情景,稍微一回想,就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记忆涌现出来,而且那么清晰,那么深刻。

记得最后一次和妍相遇是在东街口的那个候车站台,天空飘落着些绵绵细雨,斜斜洒洒,似朦胧似凛冽,她全身湿漉漉的,手中紧紧抱着一个婴儿,脸上有份与她年龄不符的沧桑和落魄。勉强的对我挤出一丝笑容,轻轻的唤了声“猥琐男。。”曾幻想过无数次再遇见的情景,也组织了那么多热泪盈眶的话语,可真无法想象再次遇见会是这种场景,也不曾料到那么多想说的话最后却是无语凝噎,这才知道苍白的语言是多么无力,努力的控制内心的剧烈的情绪波动,轻轻的回应了一声“嗯”。

后来又像3年前一样。把手中的雨伞递给她,虽然知道她不会再像3年前那样为我打伞,我也不会停下匆忙的脚步。只是上车的一霎那,仿佛能感觉身后那种强烈的的思念和撕心裂肺的呼喊。透过玻璃窗看着风雨中的纤小她,神情是那么的木然呆滞,眼眸是那样的黯淡空洞,蠕动着嘴唇似乎诉说些什么,只是自己再也听不见了,一切都淹没在风雨中。有时想象,如果没年少的轻狂和冲动,那她手中的婴儿会不会是我的。。。只是时光匆匆。从未有机会让人后悔。随着一声低鸣,汽车缓缓启动,泪水再也无法制止,肆意的侵蚀着双眼,望着窗外的雨,好大好大,把整个福州都淋湿了。

《一》

印象中第一次遇见也是个雨天,夏天的雨不似其他季节那样缠绵、温和。骤雨抽打着地面,雨飞水溅,迷潆一片,这鬼天气光是下雨也就算了、可恶的是还挂着大风,撑开的伞被吹的左摇右摆。一气之下就干脆把雨伞收了,反正全身也基本都湿了。就这样走着走着隐约听见背后有人叫了声“帅哥。。”虽然知道自己不帅、但还是回头看了眼、看看究竟是那个妹纸这么有眼光,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其陌生的面孔,被雨水冲洗的有点苍白,没等我开口她就先说了、带点调侃的语气说着,“有伞也不打?不打就借我呗。”那天心情极其的差、还被人调侃真想大骂一声劳资打不打伞关你鸟事啊!但一看她那被雨水淋湿的样子多少有点同命相怜的感觉,也就忍住了,直接把伞递给她转身就走。

走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恰巧遇见红灯,无奈的停了下来,几乎同时,感觉雨水不再拍打在身上,一转身就发现她跟上来了,正站在身后为我撑伞,有些许诧异也有些许温暖,蠕动下嘴唇想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口,最终就那样怔怔的看着她,她被我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浅浅的笑了笑,毫不吝啬念了句“猥琐男!”。被她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正想岔开话题的时候,她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猥琐男,都绿灯了,还不走?”无语的看了她一眼,默默的向前行走。这种感觉很奇妙,似乎如一对情侣样躲在一把雨伞下,可实际不过萍水相逢罢了。

没多久就走到胜达网吧门口,她突然开口说了句"我去上网。"就把雨伞给我往网吧跑了进去,只剩自己呆呆的拿着手中的伞望着她背后那一大片被雨水淋湿的地方。总有些莫名的感动。

《二》

转眼就到了国庆节,公司的事物也不是很多,大大方方的给我们放了7天假,我本身就是个宅男,别说7天了就算7个月我也会乖乖的坐在电脑前玩我的网游,但第二天下午乌江等一些同事打了个电话叫我出来玩,我也不好推迟就勉强的出来了,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凯旋溜冰场。没过多久,他们就已经换上溜冰鞋在地板上滑来滑去,完全把我给忽视了,不是我不换鞋,只是我不会溜冰。但一个人坐在这里觉得特傻逼,鼓了鼓勇气做了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我要去学溜冰了。。。。然后自己一个人抓住溜冰场外围的栏杆在边缘缓缓的滑动,,真可是步步惊心。滑了一小段,就感觉身后被人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虽然是轻轻的,但也足以让我重心不稳,差那么一点就滑倒,心里暗骂一句、卧槽,这尼玛谁拍劳资啊,还未来得及转身就看到一个女生冲身后滑到我前面,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当时我就证住了,虽然心中有些影响但很模糊,一时间竟想不起来,而后就这样四目相对。

持续几十秒后还是她先开口。“猥琐男”你不会溜冰啊?我一听到猥琐男这3个字就想起了,原来她就是那天雨中遇见的女生。,其实在这里遇见也不奇怪,上次能在雨中遇见就猜到她也住附近这一带,而这里也就这一个溜冰场,只是没想到她还能认出我。正当我还在回想时,她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猥琐男叫声姐姐,我教你溜冰。”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把我扶着栏杆的手拔开,然后让我抓着她的手臂,试着跟着她慢慢滑动,但她的手臂终归没有栏杆有安全感,一个重心不稳,脚下一滑,华丽丽的跌倒在地板上,那种感觉,真的很痛!谁试谁知道。

要知道一个大男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一个女生教溜冰本就是件不光彩的事、而且还***的滑了一跤,环顾一下四周,趁没什么人看见我迅速的站了起来,可溜冰鞋不比其他一般的鞋子,还没站直感觉又要掉下去了,还好她及时扶住了我,后面在她几个小时的教导下。渐渐的我也掌握了一些技巧,勉强的可以顺溜那么一小段了,只是老刹车刹不住,虽然她教我刹车时,将双脚后跟抬起,将鞋尖处的脚刹触地,但是我每次这样时,感觉站立不稳,尤其在速度较快时,人身体由于惯性,会有个前倾的趋势。好容易摔倒的说,所以那次刹车我是直接找面墙壁撞击停下来的。。。。她愣愣的看着我,虽然没有笑出来,但眉目间全是笑意,而后示意我看她刹车,只见她飞身一跃,瞬间停止,刹车时还原地转一圈,摆了个优雅的poss!

回头问我“看到没?”我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你试一遍。”“我……。”她看我半天都没动静,微微变了点脸色,用略带命令的口吻说着“猥琐男,快滑到我这里来”我稍作犹豫便慢慢的滑了过去,回想着她教的方法刹车,身体下蹲,两腿略弯曲,两脚呈内八字形,两膝盖慢慢靠拢,但两膝盖没靠拢就滑到她身前了,可她居然没走开,我一紧张就滑到在她身前,悲剧的是还把她给撞倒了。。。

好在她身体很轻,压在身上也不是很痛。但爬起来后,我还是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你。。可。。真。。。重。。。啊!”,意外的是她并没生气。我以为我声音小了她没听见,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再说一篇时,她却突然的抓着我的手,我紧张的看着她弱弱的问着“你想干什么?”她微微一笑,淡淡的说着“没什么,就教教你怎么刹车。。”然后。。。然后。。。啊啊啊啊啊。。后面省略N多字。。。

《三》

三月的最后一天,请假半个月之久的所长回来了,所长原名叫林庄标,据说某一天他跑了十几趟厕所,这一举动在整个公司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因此我们也尊敬的称他为所长,所长这次请假是因为他老婆生了个女儿,所长当父亲了显的异常激动,也决定请我们几个吃饭以表庆祝。不料也因此惹出了一些麻烦,具体就是李国建酒喝多当场呕吐了,问题在于他吐在邻座的一个男生身上,那个男生也是一群人聚餐,而且脾气暴躁,当场就骂了李国建、李国建属于那种好强的人,再加上一股酒劲,当场就动手了,这时我们也不可能无动于衷,2方很被动的打了起来,由于我方有所长和乌江2位猛男的存在,我方完胜,其实也不是很激烈,再加上老板的劝说下,对方恨恨的骂了几句就撤退了,我们也不想惹麻烦就此散了。

没想到此事还没这么容易了结,一个星期后,我和李国建以及另外一个同事去网吧玩CF,玩了没多久我就感觉头晕,可能不适应这类视角四周旋转的游戏吧,退出游戏没多久就看到QQ有个头像在闪烁,当时我就有点奇怪、因为这闪烁的小头像不是好友里的也不属于陌生人分组,而是同吧好友界面里的。点击打开就看到3个字,“猥琐男。”我马上就回复了句“你在那?”那边很快就回复“站起来,转过身。”我摘掉耳机站了起来转身一看,还真看到她了,随后就看到屏幕显示“猥琐男,我心情不好,陪我去喝酒好不好?”

我回复一个”嗯“字便和李国建他们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去吧台结账了。

我以为她说喝酒只是个借口,没想到她真是去喝酒,其实我的酒量并不好,没喝多少就会想吐,似乎她也看穿我的窘迫,也没勉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你陪我走走吧?”我也很欣然答应了。

华灯初上,晚风习习,感觉人也清醒许多,自从上次溜冰场一别算起来也好久没见过,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支支吾吾的大半天,最后居然问了句“你冷吗?”

她不答反问“你说用谎言延续的感情能维持多久?”她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想来片刻就随意的回复一句“可能维持到谎言揭穿的那天吧。。”而后好久她都未说话,一时间突然显得很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风声。转过头望着她的侧脸,晚风吹散着她柔软的长发,轻舞飞扬,与那张脸忧郁的脸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接着又是长时间的一阵沉默,思考良久,最终我鼓了股勇气轻轻的问着“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啊?”

“嗯?”

“能不能别叫我猥琐男啊。。。”

“不行"语气坚决迅速。

说完又似乎想到什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除非你叫我姐姐。。。”

我低头思索了片刻,弱弱的说“其实我觉得猥琐男也挺好听的。。。”

“呵呵。。。”她低头浅笑着,

看到她开心的笑脸顿时感觉心中的那种压抑感瞬间没了,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彼此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不会像开始那样无话可说,话题渐渐多了一路说说笑笑,直到消失在这条街的尽头。

第2天,我一去公司就听到个不好的消息,昨天晚上去网吧的除我之外其他2个同事都遭人报复了,行凶的就是上个星期的那伙人,尤其是李国建伤的较严重。我的心一下子乱起来了,如果当时我没走,我们3人在一起或许还有反抗的余地。可自己。。。

《四》

4月,一个雨水泛滥的季节,尤其是在福州这样的沿海地区,有事没事都要下点雨应应景,连续几天的阴雨绵绵也让人异常仰郁,这个周末好不容易有个阳光明媚的晴天,上午饱饱的睡了一觉。下午本想叫上乌江他们的去玩的,无奈他们几个都安排了加班,于是我就叫上没加班的叶旭去滑旱冰了。

依旧是凯旋溜冰场,依旧是一个周末的下午,依旧看到了她的熟悉身影,只不过她身边多了个男人而已,看着她们欢颜浅笑,刹那间黯然酸楚,安慰自己她们不过只是朋友而已,可依然无法控制内心的那种强烈情绪波动,旁边的叶旭似乎看出我的异样,手臂轻轻碰了我一下说“小雨,你发什么愣啊,?”我瞬间回过神,故作镇定的回了句“没事”。刚说完又马上拉着他含糊的解释了几句再随便找个借口准备离开,因为现在实在没什么心情溜冰了。

不料刚出门口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声音“猥琐男。。”不知为什么,刚才还在生闷气来着,可她一到自己身边却又生不起气来,所有的坏情绪都顷刻间烟消云散。突然又想和她一起去滑冰了,但想想刚和叶旭说要离开的,如果再回去似乎不太好,但又不想错过这个在一起的机会,就在犹豫要不要再进去的时候,她突然问了一句“我们去唱歌吧。”

然而此时,对面5、6个人走了过来,其中2个我影响较深刻,不是别人就是上次在酒店有过冲突的那群人中的2个,心中一惊,暗骂一句“真是尼玛人生何处不相逢,有缘(怨)千里来相会啊。李国建带人找他们半个多月都没结果,今天却被劳资遇见了。艹。。。”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想我这样1米8的身材。。。咳咳。。好吧不瞎扯了,只有1米7多一点点,但好歹当年在校园也拿过400米短跑冠军的,即使寡不敌众但跑起来我绝对有把握安全逃离,只是现在她在我身旁,想到这心中一阵恐慌,这种情况真的好纠结,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跑了吧可能那群人会追我这样就不会连累她了,可那么在她面前会显得好懦弱,况且我的好心她也不一定会理解,通常都会被误解成胆小怕死,没安全感不靠谱什么的。不跑吧极大可能会被毒打一顿,自己惹下的祸端被打也是自作自受,只是怕牵连到她,要是他们没人性也女的也不放过,调戏什么的那我真是万死不辞其咎。

意外的是,他们竟然直接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心想奇怪了,他们看到我没理由这么直接无视啊,难道他们真没看见我?还是没认出我,或者我长得太正义了让他们良心发现,改过自新?。。。想着想着,突然心中一怔,“难道他们要报复的人不是我而是里面的叶旭!?”想到这,心开始犹豫了,我到底要不要回去呢?

“喂、猥琐男,你想什么呢?”被她这么一叫,我恍然回过神来,傻傻的笑着说“没事”

她看了看我,默念一句“呆头呆脑的”,还去不去唱歌啊?”我条件反射的“嗯”了一声,也不知为什么,她说的话总让自己无法拒绝。每次她问我去不去干什么的时候,我都会欣然答应,也很乐意答应。虽然叶旭那里有点放心不下,但随后就安慰自己,或许那些人只是去玩的,不会找叶旭麻烦的。找到一个心安的借口心里自然轻松许多,就和她去KTV唱歌了。也或许热恋中的人都是这样的吧,友情和爱情不可兼得时多少都会有点偏心后者。

《五》

一进KTV包厢,她也不矜持,率先就拿起麦克风唱了首张倩颖的《如果爱下去》,我坐在沙发上静静的聆听着,她的声音很轻很温柔。听到她唱歌总会有种黯然销魂的感觉,好吧,词语形容不当,哎呀,反正就是很好听的意思拉。不一会儿,她就唱完2首了,而后就把麦克风递到我手中,示意我也来一首,我猛地一惊,愣愣的看着她弱弱的问了句“我可以说不会吗?”

我一说完她立刻就变了脸色,狠狠的大声说着“猥琐男,你再说一句不会试试?”

我马上嘿嘿一笑,其实。。。。我开玩笑的。。。。。

没想到她居然回了句“你笑的真猥琐。。。。”

说完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其实唱不好也没事,姐姐又不是不知道你五音不全,不会笑你的,刚说完就低头捂嘴轻轻的偷笑着。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故意叫我来唱歌然后看我出丑的。但此刻我也无法推脱了,只好选了一首自己熟悉的《放生》,稍平静下紧张的情绪,而后便小心翼翼的跟着荧屏上的字幕,轻轻的哼唱着,开始几句还好,可唱到”我静静坐在你的身后,你似乎只想沉默”这段的时候声音变的好小,最后高潮的时候直接唱不下去了,其实这也能怪我,像我这种足不出户的典型宅男,我就知道玩游戏,偶尔听听歌,但真的不会唱。。。“猥琐男,你怎么不唱了”我听到她的声音后转过头看着她撇了撇嘴。。。

“你看我干什么?快唱啊?”

”我。。。唱不出来了”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说着“滑冰不会,唱歌也不会,你怎么泡妞啊。。”说完她就把头靠了过来,和我一起抓住麦克风,轻轻温柔的说了声,一起唱。顿时感觉心里暖暖的,和她一起大声唱着“我猜我们的爱情已到尽头,无话可说,比真吵更折磨,不如就分手放我一个人生活,请你双手不要再紧握,一个人我至少干净利落,沦落就沦落,爱闯祸就闯祸,我也放你一个人生活,你知道就算继续结果还是没结果,就彼此放生留下活口。。。”

那天一直唱到晚上6点多,临走前,我鼓了股勇气,怯怯的说了句“妍,可不可。。呃。。。做我女朋友。。。”后面的声音说的很小很轻,说完静静的等她的回复,那种矛盾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既怕她听见又怕她听不见。结果她先“啊”了一声,然后再问“你说什么?”我看着她那双明亮大眼睛淡淡的回了句“没什么。。”不知道她是真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

《六》

第2天,星期天,被一阵阵铃声吵醒,随意整理了下凌乱的长发,揉了揉迷糊的双眼,拿过桌上的手机,发现已是上午10点多了,同时还有7个未接电话,看见是乌江打来的,马上便打了过去,乌江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叫我到楼下的拉面馆来说是有点事情想问我,说完就挂了。

等我下去的时候,乌江已经点好了一碗兰州拉面,他见我后远远的就打了声招呼,而后便示意我过来吃面,当时确实有点饿了,也不多想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面。乌江拿出火机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突然问着“小雨,那女的和你什么关系?”和乌江认识这么久了,说话我也不装糊涂了,很直接的回答“她是我朋友。”乌江轻点一下头表示回应,继续问着“还记得上次酒店有过冲突的那群人么?我一听乌江把妍和那群人联系到一起,心一下紧张起来,忙问着“难道那群混蛋报复妍了么?乌江马上苦笑一声“他们报复妍?呵呵。。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我一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于是继续吃面,等待他的下文。乌江吸了几口香烟继续说着“自从上次和那群人起冲突后,你们经常出去玩的几个都先后遭到报复了,可为什么唯独没报复你。”听到这里,心中一怔,放下手中的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略带愤怒的语气问着“你这话什么意思?”

乌江把手中的香烟快速连吸了2口,随后熄灭扔进垃圾桶,打了个手势,示意我坐下,郑重的说着“小雨,你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首先,我清楚你的为人,我也相信你不会做出那种为了女人就出卖朋友的事,问题在于那个女的,你对她真的很了解么?难道你真没觉得有些事很巧么?回想这2次报复你怎么解释,难道是巧合么。难道你们一去网吧上网,那群人就知道么,难道你一走他们就恰好发现李国建他们并且报复么?如果这第一次是个巧合,那叶旭呢?叶旭昨天也被那群人报复了你知道吗?叶旭说你和那女的没离开多久,那群人就来了,你确定不是那个女的叫来的么?我怔怔的看着乌江“妍为什么要叫那群人来?还有就算妍和他们一起的,报复的时候为什么要叫我走,一起报复不更好么?”

“如果,我告诉你其实你的妍和那群人认识而且关系很好呢?这个理由足够她叫那群人来报复吧,至于为什么不对你报复,我想那是因为,如果连你也一起报复了,那她的身份不就识破了么?那她以后还怎么利用你找到我们进行报复啊,还有你真觉得她没报复你么?,如果她现在是假装喜欢你和你在一起,然后突然有一天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这样的报复是不是比肉体报复效果好上几十上百陪!”

我不可置信的摇头否认着“不会的,这怎么可能,妍怎么会认识他们,她怎么会是那种人?”乌江笑了笑继续说“呵呵?是么?你这么确定?小雨,或许我说的话你不会信,但你总该信事实吧,他们现在就是凯旋溜冰场,你自己去看清楚,问清楚,我告诉你,你的妍现在就和那群人中的一个眼镜男在一起,人家玩的可开心了,”我一听立马站了起来,狠狠的说着“好、我现在就去凯旋问清楚,看清楚。”转身的时候,乌江郑重的说了句“小雨,感情这事勉强不来,记住,不要冲动。”我点头应了一声便向凯旋溜冰场走去,人群中扫了一眼就看到她,正和一个男的两手相牵一起滑冰,一眼我便认识出了那个眼镜男,就是上次和叶旭来溜冰场看到的那个,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可自己始终都没有勇气过去要求妍给自己一个解释,虽然她和自己在一起过,可毕竟她从没说过是自己的女朋友,这样的话就算她和别的男人一起暧昧又怎样,我找不到名正言顺的理由去制止。也没资格去阻碍人家交往。想到着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了,只能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们。感觉过了好久,他们似乎要离开了正朝我这个方向出去,我一下子乱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也不知道她会怎样和我解释。

结果她竟然和那个男的说说笑笑的直接从我身边走过,看都没看我一眼,一瞬间感觉整片天都暗了,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算她和我说他有男朋友了不需要我了,我都能微笑接受,可真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直接无视我,连解释都觉得多余。原来对她来说,我什么都不是。呵呵,楚熙雨呀楚熙雨你真是尼玛的天真,还幻想着人家和你解释,结果人家看都不愿看你一眼。

失魂落魄的从溜冰场走了出来,在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瓶啤酒,一路喝到家,回家马上把她的手机号码以及QQ等一系列有关的东西都删了,而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静静的发呆,直到第2天天明。

《七》

以后的半个月,选着了枯燥的生活方式来麻木自己,周而复始的上班、下班、睡觉,直到有一天,听说乌江李国建他们要去和那群人做个了结,事先乌江决定不让我参与,说让我好好休息,但自己借着一个将功赎罪的口号执意要去,乌江无奈只好答应和他们一同前往。原本乌江是打算先和那群人协商一下,看能不能和平解决,可自己在那群人中看到了那个高瘦的眼镜男,一看到他我脑海中就浮现他和妍在一起欢笑的画面,心中不由的就涌起一股怒火,想也不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直接就是一脚把他踹到在地,而后2方很被动的打了起来,而我就盯着这个眼镜男不放,拳脚交加,把所有不良情绪都在他身上发泄出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拳头在半空中挥不下去了,紧接着乌江就抓住我的拳头大声的呵斥,小雨,别打了,你***要干什么?给他们点教训就好了,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被乌江这么一骂,感觉整个人一瞬间就清醒了,再看看地上那个眼镜男,满脸的血,这才知道自己出手过重了。

五月,接到乌江一个电话,说是那个眼镜男被我打成脑震荡了,让我最好躲避一段时间。我“哦”了一声便挂了电话。完全没有半点担忧之心,也没有躲避,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照常上班。照常麻木自己。最后大半个月了那群人都没有一点动静,没来报复也没有报警。后来乌江他们说或许他们是被打怕了,就此摆手了。

六月,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丽,虽然这是一段恋情,但自己却再也找不到恋爱中的那种热情和悸动,对丽一直都很平淡,但她一直都理解包容我,一直静静的陪伴着,时间久了有些许感动,突然有一天,有了兴致便带着她去滑冰了,那天我们玩的很开心。也似乎好久都没那么开心了,不过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熟人,一个很讨厌的熟人,她轻唤了一声“猥琐男。”我无比厌恶的回了一句“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理解?说完便牵着丽的手走了出去。

《八》

以后的日子都是丽陪着我的,和她相处久了就发现她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也和妍一样有张爱笑的脸并且喜欢把笑传染给别人,比如说我,但我又感觉她的笑和妍的不一样,妍的笑会让人觉得温暖,而她的笑会让人开心,时间久了,我似乎受了她的感染,开始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生活也慢慢恢复昔日的色彩,渐渐的我都快忘记妍了,可在某一天,我突然收到一个短信,“猥琐男,我要走了,能不能来凯旋和我再一起溜冰一次?”

那天我愣愣的看着手机,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去见她最后一面。可到了凯旋后,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人,突然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再喊我的名字,我先愣了一下,循声望去,发现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人,但她不是妍,我疑惑的看着她并没回应,接着她又问了句“你是楚熙雨么?”

我嗯了一声便问着“你是那位,妍在那里?”

“妍昨天就走了,我是妍的朋友,那条短信是我发的,有些关于妍的事,我忍不住想要和你澄清一下。”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都过去了,妍也走了。还有什么好澄清的?”

“就是因为妍走了我才来和你澄清,如果她在的话就不会允许我来澄清,她宁愿被误会也不愿来澄清,因为误会的那个人是你”

我苦笑一声轻蔑的说着“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好,我从头和你说,我和妍是认识多年的姐妹,她什么事都爱和我说,当然,我也很乐意听。你知道么?她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和她母亲相依为命,在她很小的时候有个弟弟,后来她读初中的时候,她父母离婚了,她母亲就带着她离开了,再后来她和她父亲以及弟弟再也没见过。”

我不解的看着她“你说这些干什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还记得你和妍是怎么认识的么?”

“记得,是在一年前的一个雨天,那天她没带伞,问我借伞认识的。”

“嗯,你知道吗?其实她那天有带伞的。”

“她有带伞?怎么会呢,那天我明明看见她没带伞,所以才问我借伞的。”

“你妹,你不要老是打断,听我把话说完好么?”

我轻轻恩了声后便不再说话,静静的听着。

那天,她激动的和我说,“她在雨中看见一个男孩明明有带伞的,却因为风把伞吹的左右摇摆就干脆把伞收了,看到这一幕,她突然想起了她弟弟,记得小时候,她弟弟也是那样,下雨天挂点风就会把伞收掉,然后每次都是她帮他打伞护送回家的。”所以那天,明明有带伞的她故意把伞扔掉,然后以借伞的理由和你靠近并且为你打伞,虽然那天因为帮你打伞使得她后背都湿了,但她却无比的高兴。后来,她每天都会习惯性的去那里等,等那个带伞却不打伞的雨中男生。虽然等到了好几次,但每次都没刮风并且你都打伞了,她再也找不到接近你的借口。直到有一天,她在溜冰场遇见了你,她耐心的教你滑冰,还在你面前自称姐姐,因为她真想像一个姐姐那样关爱你、爱护你。。

可有些事偏偏那么巧,那天她表弟一群人被人打了,而打他表弟的那群人中就有你楚熙雨。那段时间,她心好乱,你们2个她都想护着,可她却无法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恨,所以每次他表弟那群人找你们报复的时候,她都会提前和你相见然后找理由把你支开。毕竟她能力有限,她只能保护你不受到伤害。但有一点她没想到,就是那天你在KTV和她表白,她完全没有想到你会喜欢上她,她一时间无法接受,但她又不想拒绝让你伤心,那天她问我怎么办?我告诉她“一段没结果的爱情拖得越久伤的越深,长痛不如短痛,她听了我的意见,和她表弟上演了那场让你死心的一幕。那一夜,她哭湿了枕巾,和她认识这么久了,那是我第一见她哭。第2次见她哭是那天因为你的一句“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那天她回来后,就和我说,“她弟弟有新的女朋友了,她好高兴,”然后就叫我去陪她喝酒庆祝,可喝着喝着她却哭了出来,你知道究竟要多么痛?才会让那么一个好强的女人无所顾忌的在大街上哭的泪眼滂沱么?那天她才发现,其实她是喜欢你的,不是姐弟的那种喜欢,是恋人的那种。只是开始的时候,她无法接受,毕竟当初是因为她在你身上找到她弟弟的影子才和你接触的,所以她一直不愿承认这段感情,或者说她真没发觉这段感情,但等她承认发觉后,你早已有女朋友了。”

听到着我无法在平静了,无比激动的问着,“她现在在那里,妍在那里”

她哽咽的说着“她走了,因为你打伤了她表弟,她为了护着你帮你把事情扛下来了,她和她表弟一起走了。,永远的走了。。”

《九》

后来才知道,其实有一件事,她骗了我,妍并没有和他表弟一起离开福州,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一个自己找不到的地方。

记得最后一次和妍相遇那是2年后,在东街口的那个候车站台,天空飘落着些绵绵细雨,斜斜洒洒,似朦胧似凛冽,她全身湿漉漉的,手中紧紧抱着一个婴儿,脸上有份与她年龄不符的沧桑和落魄。勉强的对我挤出一丝笑容,轻轻的唤了声“猥琐男。。”曾幻想过无数次再遇见的情景,也组织了那么多热泪盈眶的话语,可真无法想象再次遇见会是这种场景,也不曾料到那么多想说的话最后却是无语凝噎,这才知道苍白的语言是多么无力,努力的控制内心的剧烈的情绪波动,轻轻的回应了一声“嗯”。

而后又像3年前一样。把手中的雨伞递给她,虽然知道她不会再像3年前那样为我打伞,我也不会停下匆忙的脚步。只是上车的一霎那,仿佛能感觉身后那种强烈的的思念和撕心裂肺的呼喊。透过玻璃窗看着风雨中的纤小她,神情是那么的木然呆滞,眼眸是那样的黯淡空洞,蠕动着嘴唇似乎诉说些什么,只是自己再也听不见了,一切都淹没在风雨中。有时想象,如果没年少的轻狂和冲动,那她手中的婴儿会不会是我的。。。只是时光匆匆。从未有机会让人后悔。随着一声低鸣,汽车缓缓启动,泪水再也无法制止,肆意的侵蚀着双眼,望着窗外的雨,好大好大,把整个福州都淋湿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