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通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你可以在莫斯科机场的小便池边遇见维姆文德斯谭耀文

发布时间:2020-10-18 18:12:14 阅读: 来源:三通厂家

哈喽,维姆,老牛仔

72 年的今天,维姆 · 文德斯出生在德国的杜塞尔多夫一个医生家庭,二十年后的一九七零年代,他爱上了电影。

当时的德国迎来了 " 新电影运动 ",1962 年,二十多位年轻人在奥伯豪森联名发表了宣言,宣称 " 旧电影已死 ",建立新的电影工业。几年后,文德斯和他的三位同行——赫尔佐格、法斯宾德以及施隆多夫成为了这场运动中最有影响力的导演,人们叫他们," 德国新电影四杰 "。

从左上到右下分别为:文、赫、法、施

话说回 12 岁那年,文德斯得到了他的第一架 8 毫米摄影机,他的第一个镜头拍的是窗外的街道。他的父亲问他,你在做什么?他回答,在拍街道。为什么拍?不知道。

大约十年后他又在片子里拍下了几乎同样的镜头,就那么拍,不推不摇,直到胶片用完,这次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拍?文德斯回答说:" 如果移动摄影机,对我来说一定像冒犯神明。"

这段往事或许向我们提示了为什么文德斯的电影中事物存在的方式总是那样客观,为什么他总是十分平静又诗意地拍着一些无人的公路、山脉、汽车还有那些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按照他本人的说法,拍电影是为了" 观察和记录 "。

文德斯式的 " 在路上 "

文德斯的摄影作品也呈现出了同样的质感,没错,除了电影以外,文德斯还拍摄了相当多的照片,对他来说,这两者同等重要。甚至他曾说过,拍电影你总是要跟很多人在一起,只有拍照时,你才能独处,而只有独处的时候,你才能抛弃自己,全身心融入当时与当地。

有一段时间,文德斯的那些电影朋友们注意到这样的现象,那就是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遇到手拿相机的维姆 · 文德斯,不管是在戛纳或者威尼斯电影节上,或者德州公路边的小酒馆里,在片场、医院、走廊,甚至机场的厕所里……

后浪 2014 年出版过文德斯的摄影集《一次》,便收录了他拍下的那些优美的照片,以及诗歌一般的随笔,记录了他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

马丁 · 斯科塞斯

一次

我遇见马丁 · 斯科塞斯,

在去纪念碑山谷的路上。

他躺在汽车下,

试图换一个轮胎。

我们的汽车把他和伊莎贝拉

捎了一程,

一次愉快的旅行。

后来,

在约翰 · 福特的马车曾经驰骋过的地方,

我看到了

一架坠落的飞机。

黑泽明和迈克尔 · 鲍威尔

一次

在威尼斯的一家电影院里,

我坐在两个男人的背后。

看着眼前他们的脑袋,

想到的却是成千上万个

画面和故事,

曾经从这两个脑袋里诞生,

哦,不对,是还在不断地从这两个脑袋里诞生。

他们的画面和故事

将超越他们的生命,

超越我们所有人的生命。

坐在我前面的

是黑泽明

和迈克尔 · 鲍威尔。

大岛渚在拍《感官世界》

一次

我从巴黎飞东京,

经停莫斯科,

当时还没有直达的飞机。

人们被迫在莫斯科机场下飞机,

在国际转机区

等待漫长的三个小时。

人们无事可做,

除了在免税店里买买鱼子酱。

甚至没有地方可坐,

我在走廊里徘徊,

出于无聊最终走进了

空无一人的厕所。

后来进来了一个人,一个日本人,

站到一旁的小便池边上。

我招呼了一声:" 哈喽,大岛渚!"

他看着我说:" 哈喽,维姆!"

好像觉得我们在莫斯科机场厕所里的相见

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

大岛渚飞向另一个方向,从东京到巴黎。

我在走道理为他拍了一张照片,

后来找不到了。

却找到了这幅宝丽来快照,

这是在京都的一家片场里,

当时的大岛渚正在拍摄

《感官世界》。

贾木许

一次

我在看一幅《静物》,

当吉姆 · 贾木许在画中出现时,

静物便不再安静,

变成了一幅人物肖像。

右一为戈达尔

一次

在圣地亚哥,

我见到让 - 吕克 · 戈达尔。

他的朋友和同时让 - 皮埃尔 · 高兰就住在那儿,

夏季时在海滨租了一栋房子。

我在那里待了一下午,

与海纳 · 穆勒和

美国艺术家曼尼 · 法伯一起。

戈达尔一言不发,

即便回答问题,

也只用 " 是 "、" 不 " 或 " 不知道 "。

不久之后,我们都变得沉默无语。

尼古拉斯 · 雷

一次

我与尼古拉斯 · 雷一起

去看棒球比赛:

纽约洋基队对波士顿红袜队。

经典!

他跟我讲述他与乔 · 迪马乔的友谊,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棒球手之一。

讲述当年

他们两人曾对同一个女人大献殷勤:

玛丽莲 · 梦露。

文德斯的摄影之旅始于《公路之王》,在那之前,被好莱坞公路电影《逍遥骑士》深深打动的文德斯,在柏林成立了一家名叫 " 公路 " 的电影公司,以表自己对拍公路电影的喜爱和决心。

拍完了《爱丽丝城市漫游记》和《歧路》两部公路片之后,他决定拍一部从内容到形式,到拍摄的过程都完全具有 " 公路 " 特点的电影,没有剧本,没有大纲,车开到哪里就在哪里写故事,这就是文德斯 " 公路三部曲 " 的第三部,当之无愧的《公路之王》。

影片讲述了一个男人,开着卡车不断地旅行,穿过一座座公路,到不同的城市去给他们的电影院修理放映机。据说文德斯拍这部作品之前找来了一张地图,在里面找到了 80 家坐落德国不同地点的影院,将它们连成一条线,然后从头到尾,开着卡车,带着演员和摄影机出发。

下面这张照片来自《公路之王》中的一个场景,那是在两位主人公来到一个小镇上安装放映设备时,影院里坐满了当地学校的孩子,他们来迟了,孩子们已经等了许久,但音响却还迟迟装不上。突然他们在银幕的后面找到一盏灯,打亮以后,他们俩的身影出现在了影院的银幕上。于是他们也不装音响了,开始扭动身躯演起了皮影戏,一会儿互相掐架,一会儿假装摔倒,惹得台下的小观众们哈哈大笑。

电影中的场景

一次

我在银幕前

和银幕后,

各拍了

一张宝丽来快照,

想了解

罗比的灯光,

对黑白电影的

影响。

——《公路之王》· 1976

弗朗西斯 · 科波拉曾邀请过文德斯到美国拍摄一部惊悚片《汉默特》,但这对于习惯了 " 在路上 " 的文德斯来说简直是场灾难,剧本不断地改,不论是文德斯写的,还是科波拉自己写的都不能令人满意,后来制片公司因为超支眼中宣告停工,到最后的成片东拼西凑,只有 30% 出自文德斯之手。

不过,《汉默特》拍摄结束之后的休息期间,文德斯自己跑去葡萄牙的海边拍了《事物的状态》,却拿到了第 39 届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影片讲述了一个在葡萄牙的剧组,却在拍摄过程中麻烦不断,没有资金,被迫停拍,困惑重重,仿佛是对于文德斯自己在好莱坞拍片经历的影射。

在这张照片的故事里,文德斯说道 " 美国就在对面,大海的另一边 ",对于一个不断旅行的人来说,比起故乡德国,美国似乎是让文德斯更加魂牵梦绕的地方。

一次

我到了欧罗巴大陆的最西端,

就是葡萄牙在世界地图上的鼻尖,

发现了一家废弃的旅馆。

大西洋用它的每一个波浪,

宣布对这片土地的主权。

这个地方强势到想成为一部电影,

我从第一秒钟开始就知道,

这个故事已久久在我心中盘绕,

只有到了这里才能用灵魂述说。

美国就在 " 对面 ",

大海的另一边。

那部电影叫做《事物的状态》,

摄影师是亨利 · 阿勒冈。

哪怕在我那些在昏暗电影院里拍摄的胶片中,

也能看出亨利

是多么成功地为这个故事增添了光彩。

——《事物的状态》· 1982

文德斯称自己的创作 " 像是没有仪表板的盲目飞行,连夜飞行,在清晨时抵达某地,你必须在某处着陆,好让电影收尾——而《得克萨斯的巴黎》着陆得比较完美 "。

像那个年代许多欧洲年轻人一样,文德斯也向往美国,他热爱美国电影,热爱西部片和公路电影,即使在几次为好莱坞拍电影失败之后,他还是留了下来。1984 年,文德斯计划开车经过美国的每一个地方,从阿拉斯加,往西到加州,然后往南去德克萨斯。这时编剧山姆 · 谢普告诉他:" 你在德克萨斯能发现整个美国 ",于是,他拍了这部让他获得戛纳金棕榈大奖的《德克萨斯州的巴黎》,讲述了一个失落的男人踏上了寻找儿子和爱人的旅程的故事。?

一次

我用了几周的时间

来来回回地穿越德克萨斯州,

如果让我用一张照片定义德克萨斯的话,

我想说:

一个戴着牛仔帽的老人。

老牛仔们,

是最可叹

也最感人的形象。

《德州巴黎》· 1984

我觉得,那个老去的牛仔,孤独又固执,在别人都安眠的时分,一个人开着卡车绝尘而去,仿佛就是文德斯自己的画像。

蓓趣纸尿裤怎么代理

挖机运输车

常州展览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