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通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公平对弈的魅力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9:12 阅读: 来源:三通厂家

“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于温州人孙宝华而言,能在2013年10月8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首个业务受理日成为第一个办理业务的人,实在是“讨了个好彩头”。虽然大雨倾盆,但雨中的自贸区似乎显示出一种独特的魅力:仅仅在10月8日一天,自贸区服务大厅共接待咨询1480人次,办理577人次,共计2057人次。

既“对外开放”,又“对内放开”,形成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和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自贸区不是政策优惠,而是制度创新。这创新之路最终会走出怎样“可推广、可复制”的路,民资、外资能否在更大范围内同台竞技,市场上每个棋手都在拭目以待。

“负面清单管理”:一字之差的思维转变

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虽然是一字之差,却是政府管理思维的巨大转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说,“负面清单”就是法无禁止即合法,也就是说仅仅规定企业“不能做什么”,与以前限定企业“只能做什么”的管理模式相比,无疑会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

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主任王新奎说,目前对企业投资准入实行的审批制度至少有三方面问题:资源错配,谁拿到政府批条,谁就容易获得银行贷款;宏观调控边际效率下滑,很多过剩产能其实是“批”出来的;此外还有腐败频发,行政审批容易导致权力寻租。而“负面清单管理”与本届政府正在推进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方向一致。

过去在探索“负面清单管理”之前,我国对包括外商在内的投资行为采取事前审批的制度。有人说,在某些领域,行政审批比计划生育还严,不但管“能不能生孩子”,“什么时候生、生男还是生女”也给规定好了。

为了探索投资准入管理新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授权国务院在试验区内暂时调整有关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一位跨国企业中国区负责人对此表示欢迎:“地方政府确实应该摆脱以优惠政策来招商引资的思维,改为提供高效透明的行政服务。现阶段过多的条条框框,不利于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发挥应有的功能。”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认为,“负面清单”是建立在我国综合实力已不同以往、抵抗经济变动冲击的能力大大增强的基础上,它更多采用间接管理而减少直接管制,可以降低经济运行成本。

实际上,在外商投资之外的一些领域,我国的政府管理模式已经开始了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的转变,只是并未冠以上述名称。梅新育举例说,进出口贸易人民币结算,最初就是授权特定地区、获得资格的企业开展此项业务,后来除了部分重点监管企业之外,其余全国全部放开。

无须担忧“狼来了”:民资和外资同台竞技

对于民营经济而言,自贸区提供了一个既对外开放又对内放开的平台,这或将形成一个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和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全国工商联相关负责人在谈及对民营资本开放时曾说,希望政府对民资开放既要“开门”也要“设座”,给进去后的民间资本营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将各项政策措施落到实处。

在自贸区方案尚未正式公布前,上海相关部门曾印发42条金融措施落实国务院“金融十条”,并指出要“结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要求,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提出具有上海特点的方案和操作办法,争取在上海先行先试”,其中更提出“探索设立民间资本发起的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和金融租赁公司、消费金融公司”。业内人士认为,自贸区在金融改革方面的先行先试,都将大门向民营资本进一步敞开。

拿投资领域的“负面清单管理”来说,“不能仅仅局限于外资,对本国企业更应该如此。因为市场经济不管对内资外资,都应该是公平的、非歧视性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说。

大学生创业企业沪江网党委书记兼首席财务官于杰对半月谈记者表示,对于真正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其实并不在乎政府能提供多少补助和奖励。补助往往只有少数企业才能享受到,大多数企业渴望的是真正公平竞争的市场。“负面清单”是一个好东西,既然对外资适用,对民资的管理也应该尽早采用。

然而,对于这种“松绑”,有些担忧的声音认为,这种“负面清单”的管理犹如新一轮的“狼来了”,因为在不少行业,外企专业的运作能力、成熟的管理体系和应对竞争的从容都比中资企业经验更加丰富。曾见识过国外市场的金融业人士感叹国内金融业的盈利模式:“保险公司跑着挣钱,证券公司坐着挣钱,银行躺着挣钱。”

对此担忧,业内专家表示,自贸区金融业向民资外资全面开放,会对包括金融在内的服务业短期带来一定的冲击。但从长远来看,与高水平的对手同台竞技,汲取对方的先进经验,将使我国服务业迎来发展新机遇。

可推广、可复制

从一开始,自贸区就注定要走一条“可推广、可复制”的路,否则探索的意义将大打折扣。而如何推广,是否意味着未来在更大范围内,民资外资都会在公平的环境下竞争,都对我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政府的监管模式提出了更多的挑战。

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表示,为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加强风险管控,政府除及时制定和调整“负面清单”、完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外,还将通过反垄断审查、金融审慎监管、城市布局规划、环境和生态保护、劳动者权益保护、技术法规和标准制定,构建风险防御体系。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还将探索更多配套的法律政策,让“宽进严管”在法律制度框架下更严谨地发挥效用。梅新育说,宽进之后会有很多企业涌向自贸区,其中良莠并存。监管部门需要充分意识到这些风险,通过信用体系建设、鼓励企业使用第三方信用报告等,让自贸区内的企业能在统一开放、公平诚信、竞争有序的市场环境中运营。

一位地方政府领导建议,应该充分利用好试验区的溢出效应,形成自贸试验区与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联动机制,实现区内区外的联动发展。“试验区内的很多制度如‘负面清单管理’、行政审批改革等,完全可以在区外大胆地试,相信也能做得很好。”

围棋千古无同局,市场亦是如此。放开后,监管部门不可能完全预见新兴产业的发展,以及谁可能在其中占据先行优势。专家认为,监管部门将通过不断调整“负面清单”的范围,确保竞争环境更加公开透明。(记者 周琳 何欣荣)

日喀则工作服订做

益阳定制西服

长春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