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棱镜门凸显美国情报霸权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4:31 阅读: 来源:三通厂家

随着“棱镜门”的曝光,美国政府一边大喊别国对其开展所谓的“网络攻击”,一边利用其掌握的电子技术与大部分主要互联网企业都在其境内的优势,大肆开展秘密网络情报搜集工作,展示其情报霸权。这一行为将规范互联网的国际努力极大地复杂化,同时在美国国内埋下了侵犯公民隐私权乃至更多基本人权的种子,美国的情报霸权暴露无遗。

“游戏规则”说变就变

在“棱镜门”之前,美国近几年流行的是“数字珍珠港”,担任过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前国防部长帕内塔是这个词的铁杆粉丝,经常大谈网络威胁。按照美方的说法,“数字珍珠港”指的是美国的电网和其他重要基础设施可能因遭受网络攻击而瘫痪,造成如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一样不宣而战的效果,破坏性不可估量。

在提出这一威胁时,美方更把中国、俄罗斯等国当作靶子,一开始含沙射影,再后来血口喷人,仿佛美国在别国网络情报搜集、黑客攻击等攻势下完全处于下风,甚至无还手之力,情况甚至严重到一些美国人去中国前问记者是否需要带全新的电脑、手机,回美国后再扔掉的地步。

但在“棱镜门”及其相关的一系列网络监视、探查和攻击项目曝光后,人们惊奇地发现,原来拥有最多电脑企业、网络公司的互联网发源地——美国,才是网络情报界“大鳄”,其技术之先进、监视之彻底、攻击之凶猛、控制之有效,让其他国家的类似项目相形见绌,“无愧于”其全球头号“数字超级大国”身份。

在这一情况广为人知之后,美方突然转变论调,不再指控别国入侵其政府网络,而是将抱怨集中到了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遭“盗窃”上。

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李侃如总结说,奥巴马政府眼下的立场是,为获取情报展开网络监视与攻击是所有国家都在做的事,谁也别说谁,如果你攻入了我的系统,那是我防守不力,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但你要利用网络手段盗窃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那就是侵犯我的核心利益,绝对不能答应。在不久前结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美方官员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表态就贯彻了这一精神。

但与这一论调相悖,李侃如说,根据斯诺登的部分泄密内容,美方远远不只渗入中国政府和军队网络那么简单,还进入了中国的大学、研究机构网络,这对美方试图主导中美就网络安全议题对话的努力构成严重影响。

侵犯人权埋下伏笔

斯诺登揭露的美国秘密监视项目主要有两个,其一为“棱镜”,即直接接入互联网公司的中心服务器,情报分析人员可直接接触所有用户的音频、视频、照片、电邮、文件和连接日志等信息,跟踪互联网使用者的一举一动以及他们的所有联系人,在接触这些数据前需要获得法庭授权;其二为截取电子通讯元数据的“无边线人”项目,使用这些数据不需要授权。

一些专家指出,其实“无边线人”项目危害更大,因为元数据是用于描述数据属性的咨询,相当于数据的电子目录,可指示数据的储存位置、历史资料、资源寻找和文件记录等,例如手机通话的双方号码、通话地点、通话时间、接通时长。如果把电子通讯看作普通信件,元数据就是这些信件的信封。这些信息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根据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份研究,只要知晓4个“时空兴趣点”,例如通话地点和时间,专业分析人员95%的情况下都能分析出通话双方的身份。

布鲁金斯学会政府研究客座学者理查德•伦珀特认为,尽管这些项目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对抗恐怖分子,但它们结合摄像头、面孔识别软件、DNA快速分析技术、无人机以及DNA、指纹和照片数据库,已经建成了所谓“暴政的基础设施”,可以让一小撮掌权者有足够能力控制和限制大多数人享有的自由,因为他们有条件将反抗扼杀在萌芽中,在大规模抗议活动发生之前就将其扑灭。

伦珀特认为,在一般情况下这种担心是杞人忧天,但当前美国政治分裂严重,持极端政治观点的人得势,一些巨富投入重金影响政治,国会和政党热衷争斗而不愿妥协以推动社会利益。此外,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日趋严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这一切都在为这种可能性创造条件。这种情况如果继续下去,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政府可能以一次危机为借口,在相当多选民支持下推迟一次大选,镇压随后发生的抗议活动,进而利用“暴政的基础设施”压制反抗者和维持统治。

情报霸权或将持续

美国政府种种极为危险的做法已经在世界范围内遭到谴责,即便是其盟友国家,也发出了大大小小的质疑声音。但这不意味着美国会因此放弃这些项目及其在网络世界中的情报霸权。

这里有现实的原因。以“棱镜”项目为例,这一项目每年预算仅为2000万美元,但国家安全局大约1/7的情报报告依靠这一项目提供原始数据。在过去一年中,总统每日情报简报中有1477个条目使用了这一项目提供的数据。6年来,引用了这一项目的情报报告多达7.7万份。说它是国家安全局迄今已知最“多快好省”的项目并不过分。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就曾在为“棱镜”辩护时说,“棱镜”等监控项目帮助挫败了超过50起恐怖袭击图谋。

此外,尽管波及美国国内,但“棱镜”主要关乎海外目标,且有“反恐”为其保驾护航,奥巴马政府在国会面临的压力较小。除了少数议员要求检讨秘密监控项目对国民隐私的侵犯,两党阵营主流派此次难得地放下在国内议题上的分歧,一致力挺声称只针对海外、得到国会批准且于反恐“有功”的“棱镜”项目,指责斯诺登泄密危及国家安全。美国民众的关注焦点也在于美国公民是否沦为秘密监控目标,而针对海外目标的监控须另当别论。这种“内外有别”的秘密监控准则早有传统。在此标准之下,美国政府恐怕也难以因为“棱镜”风波而改弦更张。

事实上,按照国防部副部长阿什顿•卡特7月18日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举行的阿斯彭安全论坛上的说法,五角大楼组建网络部队的工作即将完成,总人数达4000人的网军很快将到位。这支网军将由40个网络战队伍组成,其中13支为“进攻性”部队,主要开发网络战武器,另外27支网络战队伍任务主要是保护国防部的电脑系统和数据。这意味着,“棱镜”今后只会更多,不会更少。(半月谈网驻华盛顿记者 王丰丰)

额尔古纳定制西服

自贡工服设计

齐齐哈尔工作服订制

张家界订制西服

相关阅读